潘多拉魔盒已打开谁来对历史负责?

发布时间:2020-07-22

潘多拉魔盒已打开谁来对历史负责?
贺建奎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实验,也已经成了罗生门。现在,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担责任,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幺。
1、南方科技大学说他们对此毫不知情,贺建奎已经停薪留职。
2、深圳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表示毫不知情,已启动调查。
3、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否认:「孩子不是在我们这里生的」。
4、伦理意见书上签名的专家表示,签名是伪造的,不知情,未参会。
似乎大家都在拚命撇乾净,宣布和这件事没有关係,南方科技大学、莆田系医院,都表示自己是冤枉的,贺建奎彷彿手眼通天,无中生有就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变出了两个基因编辑婴儿。
然而,我们可以去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查询,就能发现一个叫做《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的注册项目,正是11月26日报导的《中国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临床试验项目。大家猜猜这个项目是什幺时候注册的?2018年11月08日,也就是20天前,这时候,孩子都生下来了。这是一次「补注册」,先斩后奏。更有意思的是——研究负责实施单位明明白白写着「南方科技大学」。项目主办单位明明白白地写着「深圳和美妇儿医院」。
潘多拉魔盒已打开谁来对历史负责?
贺建奎,也不只是一位科学家和大学教授,他还是个企业家,他持有7家公司的股权,还是6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资产超过1.5亿。其中最早创建的,是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今年4月宣布获得2.18亿元A轮融资,主营业务是第三代基因测序仪;注册资本最多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还获得了南科大旗下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入股。南方科技大学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也已证实,在贺建奎创办的企业中,学校佔有一定比例的股份。
网上公布的那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申请书上也明明白白写着,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机构和第二资助人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但是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的相关人员表示,并没有收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对于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报备。
国家卫生计生委在2017年4月11日发布了一份《关于公布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名单的公告》:截至2016年12月31日,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共有451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不在许可名单内。
据调查,深圳和美是知名的莆田系医院,其法定代表人、公司董事局主席名叫林玉明,系福建人,属于莆田系第二代。使用天眼查发现,贺建奎的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莆田系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存在着间接参股的关係。
所以说,各方都宣传和这件事没有关係,然而大家却发现,在他们背后,到处是千丝万缕的联繫,他们一路违规违法,瞒天过海完成了这件事,现在却都在喊「我不是,我没有」!。资本的力量深入到了高校、科研机构、基因测序公司、莆田系医院,结成了一张大网,果然是真正的「产学研一体化」。
不管这件事背后到底是什幺样的背景和推动,这对双胞胎基因编辑婴儿就这幺在中国诞生了。先斩后奏,就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开幕之前,堂而皇之地发生了。贺建奎还在峰会上对此事进行发言,我估计,此刻贺教授心中想必有一种做上帝的快感。
这件事所有的利弊,大家都已经分析清楚了,总结下来就两点:1、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成熟,不需要编辑基因就能生下健康的婴儿;2、修改这段基因虽然可以免疫HIV,但同样会带来其他疾病概率升高的风险,还会因为「脱靶」导致其他基因缺陷。
所以,这不是什幺科技领域英雄壮举,而是拿两个孩子的未来赌自己的名利和前途!这不是什幺「敢为天下先」,这是造孽。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贺建奎本人如此回应:「基因编辑只是想帮助致命遗传病家庭,这些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我拒绝基因增强、性别选择或者改变皮肤眼睛的颜色,因为这些不能算是对孩子真正的爱。」
那幺,我请问贺教授,基因编辑技术只能用于治病救人,这两个孩子原本不必通过基因编辑诞生,成熟的母婴阻断技术可以让她们100%避免感染HIV,健康地出生,你冒着“脱靶”的风险,强行编辑了她们的基因,就算是对孩子真正的爱了吗?
毕竟基因编辑不是请客吃饭,是用CRISPR/Cas9操作工具,删掉CCR5中的32个硷基,使之变成CCR5Δ32,从而获得免疫HIV的能力。但研究结果表明CCR5完全缺失的人群并不完全正常,他们更容易感染HIV以外的病毒、患癌以及其他疾病。即使CCR5完全敲除也不能获得完全的‘HIV免疫’,因为HIV有两种毒株,即CCR5偏好型和CXCR4偏好型,分别藉助CCR5和CXCR4受体感染细胞。也就是CXCR4毒株依然可以感染CCR5缺失的人群。
最危险的,还是基因编辑无法避免的「脱靶效应」,用CRISPR这种工具进行基因编辑,虽然可以强力修改目标基因,但也会出现「脱靶」现象,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基因,导致未知的基因缺陷和突变。在很多实验中,编辑基因脱靶并不是什幺大问题,比如农作物或者动物胚胎,可以在先培养着,然后不断检测指标,如果检测出了问题,直接销毁样本就行了。
但是这一次编辑的是人类基因啊,是胚胎啊,如果早期发现问题还可以处理,但在胚胎髮育成熟后,发现严重的「脱靶」就完蛋了,你总不能把孩子给销毁了吧?孩子长大成人之后,也是要结婚生子的,那幺她就有可能把缺陷基因进一步遗传给下一代。说得严重一点,这有可能污染中华民族,乃至于整个人类的基因库!到时候,谁来对历史负责?
如论如何,两名基因编辑婴儿都已经在中国诞生,无论大家支持还是反对,欢喜还是厌恶,这对双胞胎小姑娘都已经是我们人类的一员,她们被修改过的基因,也将进入人类的基因库,不断遗传下去。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母,我无法猜测他们的真实想法,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準备好了,去照顾孩子的一生。这样的人生,对她们来说,太难了。两个孩子们会从小被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被不断监测,抽血做试验,DNA测序,来观察基因编辑是否成功,能不能免疫HIV,有没有基因编辑脱靶。
露露和娜娜,会失去自由的童年,会失去作为人类的尊严和快乐,因为她们是「实验对象」,一定会被严格控制生活环境,控制变量,她们会被禁止触碰某些东西,会被禁止做某些事情。媒体会关注她们的生活,她们会失去很多很多的快乐,甚至会遭到其他孩子的歧视。甚至,到她们长大成人的时候,会有来自各方的压力去阻碍她们正常的恋爱、结婚和生育。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到时候,谁来为这两个孩子的一生负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