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拿来当免费赠品的白毛巾,却翻身为名牌精品,更翻转了一个小

发布时间:2020-06-14

一条拿来当免费赠品的白毛巾,却翻身为名牌精品,更翻转了一个小

一个日本凋零小镇、一条两万日圆毛巾、一位天才设计师如何扭转产业命运?

《商业周刊》为了很多重大议题做过越洋採访,但第一次,从东京一路到日本西南侧的四国,採访的主题是──1 条白色毛巾。

因为,这是一条曾拿来当免费赠品的白色毛巾,却能从便宜货一路翻身为名牌精品,更翻转了一个小镇的命运。

「毛巾俗俗卖,五条一百!」前一天,还在景美夜市,看着小贩摆摊叫卖;隔天,我从台湾飞到 11 月初冬的东京,借道表参道,一路来到名牌精品的一级战区青山。

走进南青山五丁目的 From-1st,一栋红瓦建筑二楼的一角,推开玻璃门后的半面墙上,上百条白色毛巾整齐画一排放在原木架上,白色氾滥到目不暇给。除了醒目的三色品牌商标,不见任何海报文宣,甚至连收银台都不见蹤影。只见架子上,低调又整齐的并排着一条条流传在贵妇名流之间的热卖品,其中一条是超过两万日圆(约合新台币六千元)的白色毛巾。

这里,是日本 Imabari Towel(今治毛巾)的南青山直营店,也是这次探访这条传奇白色毛巾的起点。

青山地段满是名牌店,一家毛巾专卖店竟敢开在这里?两万日圆的毛巾,背后又是什幺道理?

其实就在短短十年前,标上了「今治製造」的毛巾,就连一条五千日圆也难寻。今治产地的毛巾市占率,更曾经从最盛时期一度超过全日本的 50%,到 2009 年只剩下 9.2%。它又是如何再起?

为了追究原因,我们又搭上新干线,跨越濑户内海,抵达了日本四国爱媛县的今治市。

车子开进群山环绕的今治近郊,在这个古今建筑交错的临海小城,迎接我们的,是四国毛巾工业公会理事长近藤圣司。他带我们到一座超过 60 年历史的工厂,这里保有 60 年前的古老锯齿状屋顶与红色砖墙,但里头隆隆运转的,却是一台台最现代的自动设备。

近藤告诉我们,今治开始製造毛巾,已是 120 年前,成为日本毛巾第一大产地也超过半世纪。然而,1980 年代后半,中国的规模经济崛起,大量的廉价进口品,重重打击了本土毛巾。这样的故事,从台湾来的我们也很熟悉。只不过,台湾毛巾业有政府保护,对中国进口毛巾徵收 204.1% 的反倾销税,日本则完全没有。

1991 年后,今治毛巾产量开始连续18年直直落,一路跌到只剩高峰的五分之一。

起初,今治的毛巾厂面对中国廉价毛巾,仍没有表现出相应的危机感。因为他们还有授权品牌的代工生产(OEM)。Burberry、思琳(Céline)、米索尼(Missoni)……这些名牌都看上今治毛巾着名的前漂染与缇花技法,最好的时期,毛巾厂完成多少代工商品,就 100% 全部收购。「代工就像毒品一样,虽然利润不高,就是戒不了,」公会前理事长藤高丰文说。

然而,就连名牌代理商,也开始将订单转给中国,更有不少日本同业,直接带着技术到中国开设工厂。今治毛巾厂稳定的代工收入也开始锐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